猫咪视频下载app官方安卓

() 长孙苍松刚刚已经听说了长孙秋兰的所作所为,此刻愤怒不已。

作为长孙家的老大,以往他对自己的几个弟弟妹妹都是关爱有加,没想到却换来今天这种结果。

痴呆了20年,最终还差点丢了性命。

“松儿,你已经好了,你是什么时候好的?”

见到大儿子恢复正常,长孙文治是又惊又喜,禁不住老泪纵横。

“父亲,其实那天小凡就已经把我治好了……”

长孙苍松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原来那天叶不凡,并不是帮他稳定魂魄,而是彻底治好了他的病症。

“这不可能。”诸葛山真叫道,“老道已经施法抽走了他的灵慧魄,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能治好。”

“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一切都在运数。

叶不凡微微一笑,伸手指向长孙苍松胸口的那块玉佩,“当年那位高人说这块玉佩能帮助大舅渡过一劫,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只不过这个过程多少长了一点。

你们都不知道,这块玉佩是极其难得的魂玉,最大的功效就是吸附和储藏宿主的魂魄。

本来这个功效是非常鸡肋的,毕竟一般人根本用不到这种情况,所以魂玉并不知名。

六月美人最娇艳长发清纯惹人怜

但这次就不一样了,你抽出来的灵慧魄立即吸附到魂玉当中,而且保存得非常完好,没有任何损伤。

我只需要将魂玉中的灵慧魄取出,重新灌注进泥丸宫就大功告成了。

所以说当天我就已经治好了大舅的病症,后来都是演给你们看的假象。”

“演戏嘛,真是好玩。”

长孙秋兰知道了真相之后,神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再次笑道,“那你演戏的目的是什么?”

“钓鱼啊,如果没有今天的重铸灵慧魄,怎么会让你露出狐狸尾巴,我可不喜欢总有一个人在背后偷偷对我捅刀子。”

长孙秋兰饶有兴致的问道:“小家伙,难道你猜到了那天的事情是我做的?”

“不是很确定,只是猜到了几个可能,不过有事没事撒一网,总会捞出点东西来,没想到竟然捞出你这么一条大鱼。

我想过那天的事是长孙秋兰做的,也想过是你做的,却没想到你跟长孙秋兰是一个人。

都说女人天生就

是演员,现在看果然是真的,你平时演的实在是太好了。”

叶不凡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意,他确实很开心,这么长时间一直被幕后黑手盯着,现在总算是水落石出。

长孙秋兰似乎也很开心,又是格格的笑了一阵。

“别这么夸我,我觉得你的演技也不错,刚刚的吐血是假的吧?”

“当然,你以为你做的那些手脚我会看不出来,象牙是假的,黑狗血里面加了料,如果连这个都看不出来,我还怎么做术法宗师。

只不过今天的施法本来就是个鱼饵,这样刚好能把你这条鱼钓出来。”

“小家伙你高兴的有些太早了,到底谁是鱼谁是饵现在还不知道。

不过你小小年纪就有这副心境,确实让我很佩服,骗我也就算了,竟然连我父亲都骗了过去。”

“长孙家主对不住了,这件事是我让大舅先不要不告诉您的。

不是不信任,而是当时觉得背后这个人在长孙家肯定有耳目,不然也不会搞出剑谱的事情。

如果提前告诉您的话,到时候您的情绪难免会有所变化,很容易打草惊蛇,所以就瞒了下来。

现在看来这么做是对的,竟然连长孙家的大管家也是她的爪牙。”

叶不凡说完扭头看向了刘安,“那天的事是你配合她做出来的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在刘安的身上,他却是神色淡然。

“我是长孙家的大管家,本就该听小姐的吩咐。”

“混蛋!”长孙文治怒道,“你忘了当年是我救了你命,并把你收留在长孙家的,今天竟然背叛老夫。”

刘安神色微微一变,却没再说话。

“好了,讨论这些都没有意义。”长孙秋兰看着叶不凡笑道,“小家伙,你不是要钓鱼吗?

现在鱼来了,你吃得下吗?有时候鱼太大了可是会吃人的。”

说到这里她又是一阵大笑,似乎非常的开心。

“不论到什么时候,都是谁的实力强,谁就掌控一切,但是现在看来我的实力明显比你强。

就凭你们这几个人,就算知道了真相又怎么样?就算心机很深又能怎么样?最终还不是要被我一刀一刀的杀死?”

“长孙小姐说的不错,什么

时候都是实力为王。”

说话的是东瀛刀王流川西风,他迈步走了出来,神情傲然的扫视了一圈,最终将目光定在叶不凡身上。

“华夏人,是你杀了我的徒弟千叶草稚?”

“没错,那个废物不知好歹,最后被我杀掉了。”

叶不凡很干脆的答应下来。

“很好,那我今天就杀了你,为我徒弟报仇。”

流川西风说着缓缓抽出背后的倭刀,一股强大的气势瞬间笼罩了整座祭台。

这家伙号称东瀛刀王并不是白叫的,一身修为已经达到了天阶后期,距离天阶大圆满只有一线之隔。

他的倭刀抽出来之后,凛冽的刀气弥漫场,让人寒毛乍起,仿佛空气都降了十几度。

“叶医生,我来吧。”

丁德胜迈步走了出来。

虽然他知道自己修为比不上东瀛刀王,但终究也是天阶后期,两人相差并不太多,勉强还有一战之力。

“你的对手是我。”

诸葛山真也迈步走了出来,目光凛冽的看向丁德胜。

看到眼前这个形势,长孙秋兰再次笑了起来。

“怎么样小家伙,好玩吗?就凭这二位的身手,足以杀光你们所有人。”

“是吗?你想多了,我们的高手,还没出来呢。”

叶不凡脸上依旧挂着淡然的笑意,丝毫看不出紧张。

“有什么高手尽管叫出来,老夫今天包了。”

流川西风手持倭刀,神情傲然。

长孙秋兰已经跟他打过保票,长孙武功正在闭关,而除了这个大长老之外,长孙家再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流川老鬼子,华夏还轮不到你来嚣张。”

话音一落,一道身影出现在祭台上,强大的气势瞬间将流川西风和诸葛山真两个人压了下去。

感受到对方的强大,流川西风吓了一跳,惊叫道:“长孙武功,你怎么来了?”

一直在笑的长孙秋兰神情也有了变化,满脸的不可置信。

“二叔,你不是在闭关吗?”

“闭关也是假的,怎么样?开不开心?惊不惊喜?”

叶不凡一脸戏谑的看着长孙秋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