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麻豆传媒

许夫人倒有自知之明,没往自己脸上贴金,觉得永安侯夫人是在迎自己,只是对她会出现在二门感到惊讶罢了。

等看到永安侯夫人迎向那一大群衣饰华贵的贵人,许夫人这才明白永安侯夫人怎么会来二门上亲迎了,原来,许夫人来的时候也真巧,安太妃带着儿子安王过了来。

这安王是当今陛下唯一活下来的弟弟,虽然不是一母同胞的,但因当年先帝过世时,这安王才三岁,自然不会参与夺位纷争,所以不但保下了一条命,还因其是皇帝唯一的弟弟,再加上比皇帝小许多,所以跟当今陛下的关系非常好,说是兄弟,其实情同父子,所以安王,那可是个大红人啊,比贵妃还炙手可热。

不过这安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跟永安侯世子一样,也是好色无度的混账。

而之所以安太妃这个地位既比永安侯府高,家里还比永安侯府更红火的人,会纡尊降贵来参加永安侯府的赏花宴,也是因为安王跟永安侯世子是一块玩乐的纨绔,两人关系好,听说了这个百花宴,安王要来。

而从深宫出来,知道后院女人手段多的很的安太妃,生怕儿子一个人过来,别被什么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人算计了,为了给儿子保驾护航,自然也跟着过来了。

安太妃和安王这样的大人物来了,永安侯夫人哪怕手头事情再多,也不敢不亲迎啊,要不然就安王跟陛下之间那样好的关系,这安太妃要一个不高兴,在安王跟前撺掇撺掇,到时安王在陛下跟前说了些什么,给自己女儿穿小鞋,那可就不好了。

“娘娘和王爷今天光临寒舍,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请进,请进。”永安侯夫人热络地道。

跟安太妃和安王交好,到时让他们在皇帝跟前多说说自家姑娘的好话,对自家是极有好处的——虽然自家女儿挺得宠的,但是朋友自然是越多越好的,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嘛。

安太妃也笑着拉住了永安侯夫人的手,道:“府上这百花宴真是名不虚传啊,这么多漂亮的花儿,我都不知道看哪儿的好了。”

安太妃倒是没有虚夸,这永安侯府的花海还真漂亮,各种鲜花竞相开放,芳香怡人,再加上姑娘们不少,美人如花,更是让这百花宴增添了一道道亮丽的风景,让人置身其中,只觉得仿如在人间仙境般。

任谁听了夸奖都会高兴的,永安侯夫人也一样,当下听了安太妃的话后,不由爽朗一笑,连连道:“娘娘过奖了。”

清纯长腿美女天台唯美写真

而后又亲热地拉过许夫人的手,跟她打了招呼。

因迎接安太妃和安王,永安侯夫人出来亲迎,但门口还有许夫人,她也不可能只跟安太妃打招呼,却对许夫人理都不理,再怎么知道许夫人地位低微,她不用放在眼里,在这种公共场合,那也是要面面俱到,不能让人说她势利眼,瞧不起人的,所以这会儿她也跟许夫人打了招呼。

就在夫人们寒暄的时候,跟着安太妃进来的安王,一双桃花眼却盯在漂亮的安然身上拔不出来了。

要说安王被哥哥宠着,这些年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但是偏偏,他觉得许家这个姑娘特别吸引他,看着对方漫不经心听着众人聊天、看都没看自己一眼的样子,安王觉得这个样子的许姑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吸引着他,所以当下便一直盯着安然看。

因为一直盯着安然看,本来在当壁花,听众人寒暄的安然自然注意到了安王的眼神,不过并不以为意,无他,只因原身长的美貌,平常就是众人注目的焦点,今天又盛装打扮,这一路走来,不知道多少人在盯着她看,所以安王看她,她自然不觉得意外。

不过在原身的记忆里,可没跟安王碰上,也是了,虽然她跟原身一样过来参加了这个宴会,但出发的时间,不可能跟原身一模一样,不说她代替原身过来了,估计就是原身重生,今生出发的时间,也不可能做到跟上一世一模一样的,毕竟又不是复制粘贴,哪可能时间点一模一样,因为时间点不可能做到一模一样,所以会跟原身不一样,碰到安王母子也很正常。

不过让安然没想过的是,这一细微的变化,导致后面的发展,完打乱了她本来的计划,难怪人们说,一只南美洲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后引起美国的一场龙卷风了,蝴蝶效应,莫过于此。

却说一众人进去后,安然便看到了永安侯世子。

在原身的记忆中,这会儿的许安然跟永安侯世子是认识的,这也很正常,毕竟许夫人跟永安侯府又不是第一次联系,以前就走动过,再加上许夫人有意与永安侯府结亲,所以自是早早地就让女儿跟永安侯世子见过面了。

不过那都是原身的记忆,没有真正见过当事人,只有记忆,到底像隔着一层纱似的不真切,现在真正看到永安侯世子,安然便不由皱眉了,无他,看着这永安侯世子眼下浓重的青痕,还有那苍白像鬼一样的脸,以及麻杆一样的身材,明显是标准纵欲过度的模样,搞不好现在就已经染上花柳病了,这样子的一个人,看的安然直泛恶心,能不皱眉么?

偏偏那永安侯世子还不知道自己让人看起来很恶心,久历花丛的他露出了自认为潇洒迷人的微笑,给安然作了个揖,唤道:“许妹妹好。”

因为许夫人就坐在一边,安然不能不应声,免得许夫人骂她没礼貌,所以安然只能回了个礼,不过她并不热情,回过了礼,便装作贤惠贞静的模样,在一边端坐着。

永安侯世子并未注意到安然的冷淡,毕竟往常许安然也不多话,一双色眼依旧不停地滴溜溜打量她,而后笑道:“许妹妹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

看的他心里直痒痒,想到母亲说过让他今天好好挑挑,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永安侯世子想着,这个许安然就不错,长的漂亮。

永安侯夫人看儿子一眼就相中了许安然,心中有些不满意,毕竟许家的条件太差了,虽然他们家条件不错,不找高门联姻也可以,但如果儿媳娘家的条件更好一些,她自然也更喜欢一些,于是当下便对永安侯世子道:“你们年轻人出去玩玩吧,省得把你拘在这里,你坐不住。”

这是想让永安侯世子出去,多转转,多看看其他姑娘,看可有更喜欢的。

永安侯世子不知道母亲的意思,只以为她是想让自己带着许安然到处转转,这正合他意,于是当下便笑道:“好的娘。”

然后又向许安然道:“许妹妹,我们出去转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