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ease安卓

;r /

如今的局势下,只要能吃饱能活下去,就已经是最好的工作了。;r /

;r /

空有一堆冰冷的卢布和债券,却买不到粮食,这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最可怕的事情……;r /

;r /

自从球谷物歉收,以及苏联集中控制农业的政策宣告失败后,前苏联便开始无法如期付款给进口粮食的外国供货商,导致大量的货运贸易被迫中止。;r /

;r /

倘若说几年前人们一度认为,排着长队购买香肠已经是最糟糕的情况的话,那么从1991年开始,处处可见人们为了购买蔗糖、奶油、米、盐、面粉、土豆和其他基本食物而排起长龙的现象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常态。;r /

;r /

哪怕是作为尼古拉耶夫造船厂的厂长,马卡洛夫也已经好久没有吃到过一顿像样的晚餐了,在现在这个环境,但凡能有一只火鸡和几根香肠,就已经算得上奢侈了。;r /

;r /

马卡洛夫一边这样想着,略带期待地揭开半球型的餐盘盖子。;r /

夏の吃零食可爱萌少女图片

;r /

下一刻,浓郁的香气从面前的餐盘上扩散出来,伴随着一种马卡洛夫几乎快要遗忘的醇厚肉香和黑胡椒香气,配合着地道的俄罗斯甜菜汤所升腾起来的热气,哪怕只是闻一闻,都能让人感觉浑身暖和不少。;r /

;r /

而在俄罗斯土豆炖牛肉旁边,还有淋上了浓香葱油的经典大列巴面包,经过奶油蜂蜜调制的柔软土豆泥与每一粒表面都散发着饱满光泽的鱼子酱并排在一起,醇厚而又精致。;r /

;r /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马卡洛夫没有找到“生命之水”伏特加的影子,不过一杯简单的自酿葡萄酒,勉强也能够解一解他这几个月来的酒虫馋意。;r /

;r /

咕噜……;r /

;r /

本就饥饿难耐的马卡洛夫用力咽了咽口水,瞬间感觉肚子开始发出抗议。;r /

;r /

没有任何犹豫,老人快速拿起餐盘旁边的金属叉子,看着面前那些散发着热气和肉香味的土豆炖牛肉和其他佐餐,迫不及待地叉起一块塞入口中。;r /

;r /

土豆和牛肉都烧的很软很入味,可能选择的食材有关,远比他之前吃过的要更加充实。;r /

;r /

经过精心熬煮的土豆早已炖得金黄,入口绵软松香,其间的缝隙浸满了牛肉汤汁,伴随着黑胡椒粉的暖意,这些日子以来萦绕在马卡洛夫身上的寒气几乎瞬间退散。;r /

;r /

“魔法界的食物,真是太好吃了,船厂的那些小伙子们这下有福了……”;r /

;r /

就在这时,马卡洛夫的脸色忽然一滞。;r /

;r /

等等,如果这就是巫师们口中所谓的工人日常餐的话,那未免也代价也太大了吧?;r /

;r /

这样丰盛的三餐供应,倘若真的能完兑现,尼古拉耶夫造船厂的体员工将成为这个冬季,生活在这一大片土地上最幸福的人们,没有之一。;r /

;r /

与此同时,马卡洛夫脑海里回想起放在桌上的那份合约,以及在他的记忆之中,那名女孩至少重复了三四遍的那句话——这一切,都是为了乌里扬诺夫。;r /

;r /

“转移……红色的火种……原来如此!”;r /

;r /

马卡洛夫猛然站起身,快步走到办公桌前,动作粗暴地拉开抽屉,找出一个放了许久的电话簿,仔细对照着上面的名字和职位认真看了起来。;r /

;r /

他很清晰的记得,那名小女巫在临走之前有一个随口一提的请求,希望他能够帮忙写信给一些相熟的前苏联科研人员,邀请他们暂时前往天命集团开立的土豆店帮工。;r /

;r /

不过支付的酬劳很奇怪,是可以自主定价对外出售土豆的数量份额。;r /

;r /

土豆店、土豆—卢布混合支付、免费土豆炖牛肉供应……他们的目标不仅仅只是这里!;r /

;r /

或许那些有着国家供给和保障的高层官员们,不用担心自己的生活会因为苏联解体而陷入困境,但是马卡洛夫很清楚的是,即使是号称欧洲粮仓的乌克兰城市里,如今都已经出现了食材和消费品价格疯涨和供不应求的情况。;r /

;r /

毫无疑问,魔法界那样一个庞大而神秘的存在,目光绝对不可能仅仅只着眼于他这个濒临破产的造船厂——从前来商谈的主导人员居然是一个小女孩就能看出,那些巫师们一定还有更重要的目标,以及更加庞大的资源调度空间。;r /

;r /

如果马卡洛夫没有猜错的话,此刻天命集团的成年执行者们,多半已经周旋在了各个共和国的高官和军队周围,正在进行一场场看不见的隐形交易。;r /

;r /

既然他们能够为了拯救一艘未完工的航空母舰大费周章,那么那些创造和奠定了苏联工业和科学基础的宝贵人才,自然会得到更多的资源倾斜和转移机会,至于原因……;r /

;r /

马卡洛夫对着办公室墙上挂着的画像举起酒杯,脸上写满了坚定的神色。;r /

;r /

“乌里扬诺夫同志,新年快乐,您的礼物我们收到了!”;r /

;r /

……;r /

;r /

俄罗斯,布尔什维克铁锤酒馆。;r /

;r /

艾琳娜处理完所有汇总到她面前的情报,端起搪瓷敞口杯啜了一口温白水,稍微润了润有些发干的嘴唇,唱了一下午歌,又说了那么久的话,她感觉自己的嗓子都快冒烟了。;r /

;r /

虽然她很想尝尝这个年代的伏特加,可惜格林德沃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格外坚决。;r /

;r /

按照这个活在上世纪老古董的观念,小孩子就应该喝牛奶、白开水以及果汁,无论是咖啡、含酒精的饮料,都是属于成年人的限制级饮品,艾琳娜自然也不例外。;r /

;r /

想到此处,艾琳娜不由得又狠狠剜了一眼瘫在不远处扶手软椅之中的格林德沃,此时老人正有美滋滋地喝着一罐巴伐利亚黑啤酒。;r /

;r /

“你等着,别高兴太早,我回学校后一定要向邓布利多教授揭发你偷喝酒!”;r /

;r /

“随你……反正阿不思从来管不了我,某些小朋友可就不一样了。嗝~”;r /

;r /

格林德沃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满脸无所谓地说道。;r /

;r /

一边说着,格林德沃瞥了一眼似乎有些炸毛的白毛团子,挑了挑眉毛,飞快地转移话题。;r /

;r /

“不过说起来,今天下午你为什么要故意折腾那个麻瓜那么多次……我能看出来,哪怕不用遗忘咒辅助,你也有把握说服他的。”;r /

;r /

事实上,这可以说是格林德沃这些天来最困惑的一个下午了,谈判过程既顺利又充满波折。;r /

;r /

艾琳娜不止一次地提出一些计划外的要求,或者做出一些出格的行为,刻意将事件推向不欢而散的结局。;r /

;r /

甚至于在第一次初步商谈妥当后,还特意直接离开尼古拉耶夫造船厂,再让他们一行人直接幻影移行到那个麻瓜的办公室,重新开始。;r /

;r /

“因为人心啊,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所有牢不可破的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开始坍塌瓦解的。”;r /

;r /

艾琳娜眼神闪烁了一下,缓缓地摇了摇头,“况且有时候,我连我自己都看不透,更何况是一个陌生人,我不想、也不敢把所有赌注压在一份未经过检验的信仰和人性上……”;r /

;r /

至于事后马卡洛夫是否会觉察到不妥,以及是否会因此产生不可控的愤怒,她已经提前用两个存档去检验结果了。;r /

;r /

在艾琳娜眼中,这位老人可不仅仅只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普通技术工作者。;r /

;r /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是最有可能成为天命和魔法界撬动前苏联“科学大脑”们第一步,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步的人——再之后的事情,就是裂变了。;r /

;r /

;r /

;r /

;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