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zxy

   花青青大骇,失声惊呼:“赵师兄,你疯了!”

   这似乎已成必杀之局!

   赵满堂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狞笑。

   为了布这个局,他耗费了不少精力,但现在,他已心满意足!

   刘官玉,必死!

   想到此,手上内力狂涌,砍柴刀挟着更加狂暴的威势,力斩而去。

   事实证明,他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刘官玉突然间动了。

   似乎变成了一条鱼,身形轻盈地向前飞跃而出,从四只银角猛虎的中间,闪电般蹿了出去。

   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令得所有针对他的攻势,完落空。

   那四只迎面而来的银角猛虎,其中一只,与从背后偷袭的那只,猛然碰撞在一起,发出轰然巨响,两虎俱都发出一声惨叫,摔落在地。

   另外三只银角猛虎,却闪电般朝赵满堂冲去。

   梦幻甜美气质公主粉色长裙宛若花仙子

   赵满堂见煮熟的鸭子居然飞了,心中怒极,仰天狂吼一声,一股慑人的气势狂飙而出。

   那三只扑至他跟前的银角猛虎,感受到这股气势,竟猛然一滞,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还未等几只银角猛虎有更多反应,赵满堂手中砍柴刀闪电般挥动,立时幻化出一片刀影。

   从空中扑来的两只银角猛虎,刹那间竟被割破了喉咙,浑身气力顷刻间泻尽,如破麻袋一般朝地面掉落。

   赵满堂右脚抬起,迅雷般朝着两只贴地而来的银角猛虎踢去。

   不知是何故,那两只猛虎竟然没躲,一下被踢了个正着,“嗷”的惨叫一声,身躯摔落在地,抽搐了几下,竟再也不动。

   刘官玉一见,双目瞳孔一缩。

   此人诡异,竟连银角猛虎都惧怕不已!

   飘飞的身形落地,剩下的五只银角猛虎已然冲了上来。

   此时大敌当前,刘官玉岂肯把精力耗费在与猛虎争斗之上,当即展开凌波微步,身形有若鬼魅,竟从几只猛虎中间穿了过去。

   猛虎的血盆大口和锋利的前爪,擦着他的衣角划过,看起来惊险万分。

   银角猛虎去势不止,冲到赵满堂身前四尺之处,却陡然停住,眼中亦是露出惊惧之色。

   下一瞬,那几只银角猛虎竟然齐齐嚎叫一声,扭头跑了。

   花青青也把冲向她那只银角猛虎杀死,顾不得收取战利品,目光有些呆滞地看着前面两个人。

   林中一时寂静下来,重重雾霾之中,刘官玉盯着赵满堂的脸。

   “小猴子,你这是何意?”刘官玉沉声问道。

   “牙尖嘴利的小子,你叫谁小猴子?”赵满堂嘿嘿笑道。

   “叫你啊,你的外号不是叫小狗蛋,小猴子吗?”刘官玉笑道。

   “你才是小狗蛋,你家都是小狗蛋!”赵满堂咬牙切齿道。

   “现在我能确定,你不是赵师兄本人!”刘官玉说道,语声渐冷,有若万年寒冰,“你把赵师兄怎么样了?”

   “哈哈,你猜猜看!”赵满堂狞笑道。

   “你最好祈祷没有加害于他,否则,我定叫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刘官玉斩钉截铁地说道。

   “哈哈,我好怕,你现在自身难保,还口吐狂言!”赵满堂说道。

   “你不是赵师兄!那你是谁?”花青青骇然问道。

   “我是谁?你永远不会知道,除非你去问阎王爷。”赵满堂得意道。

   “你……!”花青青竟不知如何对答,“刘官玉师兄,我来帮你!”

   “不用了,花青青,你站远一点!”刘官玉说道。

   花青青想了想,依言退开。

   “狂妄的小子,居然还不要人帮!可悲啊,不过,现在也没人能帮得了你!”赵满堂说道。

   对于赵满堂的嘲讽,刘官玉并不在意,口舌之争,毫无意义。

   只是双目紧盯对方,内力奔腾流畅,游走身各处。

   表面平静,内心早已是思绪翻腾。

   对方居然能化作赵满堂的样子,这可是太诡异了!

   也实在太罕见了!

   不由想起烟雨盟的遭遇,难道,这些人并不是人,而是来自魔界的魔?

   如果是这样,他们是如何进入到这秘境中的?

   一共还有多少魔?

   他们都在哪里?

   其他师兄还好吗?

   刘官玉越想越是惊心。

   那赵满堂见被识破,索性不再假扮,身上一阵波浪般晃动,须臾之间,竟化作一个身漆黑的蒙面人。

   砍柴刀一扔,拿出一把短剑。

   “灵蛇剑!小子,速度受死!”

   陡然大喝一声,脚步闪电般急跨而出,手中短刀划过一个奇特的弧度,朝着刘官玉疾刺而来。

   霎时间劲风激荡而起,虚空似被一刺而开,短剑前端,剑芒吞吐达一尺来长,宛如毒蛇吐信,阴森狠辣之势令人骇然。

   灵蛇剑,乃黑衣蒙面人的成名武学,招式阴柔狠辣,迅捷飘忽,变幻之间,令得人难以捉摸。

   刚才虽未交手,但刘官玉对局势的把握,身法的神奇,应对的巧妙,都是令他大吃一惊。

   当下便收起了原本的小觑心态,出手便是成名绝学灵蛇剑,想要凭借其诡异莫测的招法,抢得先机,占得优势,方可顺利将对方拿下。

   刘官玉见对方剑芒吞吐一尺来长,招式迅捷诡异,凌厉狠辣,心知对方必是九级以上,实力高强。

   不由面露凝重之色,不过,急于知道赵师兄下落的他,却并没有暂避锋芒的想法,要比招式变化之妙,还能胜得过杀神棍法吗?

   左脚猛踏地面,铜棍一挥,使一个封字诀,铜棍迅雷般迎上了剑芒。

   “叮!”

   一声脆响,诡异莫测的短剑竟被铜棍挡住,剑尖正刺在铜棍尖端,一股巨力涌来,二人俱都身形一晃。

   激荡的劲风自碰撞处狂飙而出,震得地面上的落叶狂飞乱舞。

   刘官玉只觉对方劲力深沉似海,竟比徐公子更强上一筹,心中不由暗自警惕。

   前面遇到的那持长剑之人,实力不俗。

   眼前之人,亦是实力强横。

   这些人来历神秘,行踪诡秘,更兼实力超卓,也不知是否属于同一阵营。

   倘若是同一势力,那当真可怖!

   那蒙面人见自己剑势受阻,立时剑招一变,层层剑影闪现而出,犹如千万条灵蛇,张牙舞爪,铺天盖地朝刘官玉冲去。

   霎时之间,一道道劲风飙射而至,无边的杀意狂卷。

   刘官玉铜棍挥动,杀神棍法连绵不绝地施出,招式玄妙异常,鬼神莫测。

   狂猛的呼啸之声遽然而起,激荡四野。

   棍剑不断剧烈相撞,快速得令人眼花缭乱,剧烈的劲气波动,狂飙四散,清越的金铁交击之声,响个不停

   在花青青紧张目光的注视下,两道人影交错腾挪,剑光缥缈,棍势玄奥,狂暴的劲气纵横激射。

   花青青望着那两道激烈交锋的身影,凤眼圆睁,小嘴微张,心中惊叹不已。

   “这个刘官玉师兄,可直厉害!短短半月不见,功力竟又提升了一大截!前面武试,也没见他用棍法,难道是新学的?新学的又怎会如此炉火纯青!”

   二人以快打快,以巧制巧,以力碰力,一番剧战,竟不分上下。

   蒙面人唯一露出的双眼,有着越来越多的阴沉。

   他没想到,即便他已经收起了轻视之心,居然仍未能将刘官玉迅速击溃。

   让他更惊心的是,对方的内力,似乎无穷无尽,连绵不绝,不知尽头,难探深浅。

   这令得他有着如芒在背的感觉。

   “不能再这么拖下去!”

   蒙面人陡然仰天一声长啸,身上气势倏地暴涨,身躯猛然拔高一大截,短剑之上光华大盛,剑芒吞吐几达两尺,竟施出一路大开大合的剑法来。

   招招势大力沉,式式硬碰强夺,速度更是快了一大截,剑芒在空中闪烁飙射,剑气森然,杀意如山。

   蒙面人突然凌厉的攻势,乍然之间,也令得刘官玉有些被动,立时用上乾坤大挪移神功,仅仅数招之后,便是再度抢回先机,稳占上风。

   “叮叮叮,呯呯呯!”

   棍剑交锋异常激烈,双方的武器,俱都是如同疾风暴雨一般,疯狂地向对方倾泻而出。

   “呯!”

   棍剑再一次交击,强猛的巨力,令得二人俱都倒退数步。

   蒙面人脚踏地面,将身体强行稳住。

   毒蛇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刘官玉。

   “小子,没想到你还有那么一点实力,不过,这改变不了最后的结局。”

   蒙面人狞笑着说道,右掌上,强烈的劲力波动遽然而起,短剑光华暴涨,耀眼夺目。

   这一霎,刘官玉能够感觉到,蒙面人似乎已将他体内所有的劲力,俱都凝聚到了短剑之上。

   伴随着内劲的疯狂涌入,但见短剑上的光华也是越来越强烈,到得后来,光华璀璨耀眼,令人不敢逼视。

   蒙面人面色有些苍白,即便以他九级颠峰的实力,运转此剑法,亦是力有未逮。

   脸庞之上,却是掠过一抹阴狠笑容。

   他要彻彻底底,将刘官玉炸成肉泥!

   “圣火剑!”

   蒙面人陡然大喝一声,如兽啸山林,声震四野。

   左脚前探,右脚跟进,身形迅雷般前冲,右手短剑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闪电般向着刘官玉胸膛直刺而来。

   霎时间,极其尖锐刺耳的裂帛声遽然而起,激荡的剑气如飓风狂卷,狂猛的威势铺天盖地,笼罩而来。

   刘官玉施一招“棍打天神”,铜棍猛砸而出,挟着一股暴烈的劲风,狠狠地击在刺来的短剑之上。

   “轰!”

   棍剑相撞,巨响震耳,刘官玉只觉一股异乎寻常的巨力,山崩海啸而来,直欲将他击飞。

   那一剑之猛,竟至于斯!

   乾坤大挪移神功飞速流转,汇聚棍尖之上,那股巨力立时被挪移而开,击在一旁,打得尘土飞扬,劲风激荡。

   刘官玉劲力再转,正要一棍击出。

   异变陡生!

   那光华璀璨的短剑之上,三个光点陡然迸射而出,闪电般直奔刘官玉而来。

   光点极速变大,倏忽之间,已是拳头大小。

   亮到极致的光芒,照得附近如同白昼。

   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乍然飙射,惊悚四野。